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前度刘郎今又来:共享单车占道再无人管

发布时间:2020-06-25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前度刘郎今又来:共享单车占道再无人管

【家电网HEA.CN 6月25日微信原创】2017年8月,上海交通委宣布暂停共享单车新增投放。原因是上海市部分地区共享单车投放过度、乱停乱放现象严重,并产生了共享单车挤占公共出入口、人行道、盲道等系列问题。据悉,受当时资本推动,上海市共享单车投放总量超150万辆。

自这一禁令出台,中国各大城市纷纷开始出手整治自己市内乱停乱放,“野蛮生长”的共享单车。随着整治行动升级,脆弱的共享单车经济出现裂纹:2018年,全国首例共享单车破产案——小鸣单车开始进入破产程序。这标志着共享单车“自由竞争”时代的结束。

时间回到2020年,西柚发现,原本被城管收拾过的共享单车成了再度回归的“刘郎”,重新占据城市的人行道,而这次,“种桃道士”们却不知道去了何处。

共享单车占道现象再现

近日,网络上出现多篇共享单车占道的爆料文章,其中,包括西安、山东淄博、广州、北京等地都有出现共享单车占据人行道、机动车道的现象。更有甚者,广州市海珠区同福中路有一栋二层住宅楼起火,负责供水任务的消防员在寻找水源时,发现红色的市政消火栓两边竟密密麻麻停满了一排共享单车。“不挪开单车,人都无法靠近消火栓。”中队消防员火速出手将靠近消火栓的几辆单车挪走。“这多少会影响救援速度,少说也耽搁了几十秒的时间才出水。”

而在西安市吉祥村十字地铁站A2出入口外,紧挨着人行道护栏的地面上摆放了4排共享单车,原本宽阔的人行道被占去一多半。该处含光路非机动车道两侧也停放了大量共享单车,一侧停在隔离带上,另一侧在路面上,只留有一米多宽的路面供人通行,整个长度大约有50米。

6月9日,在上海静安区普陀区两区交界的安远路上一辆黄色的共享单车横停在马路中央,来往车辆紧急避让,但仍有多辆车被刮,现场险象环生。据目击者称,“共享单车路障”已横停超24小时,仍无相关部门处理。

小巷、桥洞、人行道、机动车道,共享单车们几乎无孔不入。但不知道是因为疫情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前几年一直积极收拾整治共享单车的城管人员却迟迟没有出现。

巨头混战市场乱象横生

美团单车的管理层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如果按单量计算,目前哈啰第一、青桔第二、美团第三。而这三家在2018前后都投靠了互联网巨头,共享单车 市场已经迎来“三国混战”时代。

据公开信息透露,青桔单车在2020年4月融资收获10亿美元,创下了共享单车的融资最高纪录,其中有8.5亿美元来自滴滴出行内部;哈啰迄今为止的14轮融资中4次出现蚂蚁金服的身影已经融到了200多亿元资金;摩拜单车被美团收购后更名为“美团单车”,成为美团集团旗下的一员。可以说,现在市场上硕果仅存的三家共享单车企业已经没有资金方面的“后顾之忧”,唯一要争夺的目标就是市场的定价权。

据悉,哈啰在拿到最新一轮融资后,杨磊定下的目标是2020年实现盈亏平衡,而非以金钱换取规模和用户。青桔的盈利诉求也较为迫切。滴滴两轮车事业部总经理张治东在青桔内部立下的军令状是在春节后的3个月内实现毛利上岸。有专家曾算过一笔账:骑行一次1.5元,一天周转4次,那么一天的收入是6元,一个月就是180元,半年的骑行收入就能覆盖单车成本。也就是说,单车的周转率至少要达到每辆4次,才能覆盖成本。如果要比对手更快地回本,最直接又简单的方法就是加大自己品牌单车的投放量,不仅能够增加城市覆盖率,还能起到打压对手市场容量的效果。

与此同时,政府对共享单车的管控也是越来越严。以北京为例,2019年,北京陆续开始对在京运营的共享单车企业进行考核,并根据企业运营的情况决定可以享有的共享单车运营配额,依据停放秩序实施总量控制,总量降至90万辆,同比下降53%。今年,北京市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2020年将优化完善共享自行车投放总量控制,在20处人流密集区开展电子围栏技术试点应用。因此,在政府还未有更加严厉的政策出台前,抢先一步扩大用户数量成了共享单车企业们的共识。仿佛是在黎明前最后的狂欢,大量的共享单车被投放,而无处安放的共享单车也导致侵占人行道、机动车道的现象再次出现。

行业人士告诉西柚,如今中国共享单车市场已经形成“三家分晋”的格局,在更加严格的管理政策出台前,谁能在市场拥有更多的用户,谁就能分到更大的蛋糕。他认为,共享单车本身是具备独立盈利能力的,但前提是需要做到寡头格局,因为只有寡头格局才能停止竞争,并拥有定价能力。

HEA.CN| 最具影响力的深度原创科技门户

编辑 / 作者:楼船夜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