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最早叫云南的古镇——云南驿

发布时间:2020-11-26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最早叫云南的古镇——云南驿

▲茶马古道上最大也是保存最完好的马店

如果说古建筑是凝固的音乐,那么古驿镇则无异于一首气势磅礴的交响组合。它是鲜活的,而且生生不息地传承着昨天与今天的某种关系。

在彩云南现的大地上,在商旅马背的轻驮重载中,茶马古道上的云南驿古镇,是由一条青石板铺成的古代驿道串起来的,村子里其它的路都与它相连,整个村子就围着这条路布局,像是一棵树的主干叉出了许多枝蔓,几百户人家就是这主干枝蔓间的叶子和果实。它不仅藏着两千多年前“彩云南现”美丽传说铸就了最早叫云南的古镇厚重的渊源历史,还藏着祥云兼容并包的马帮文化、二战文化和意蕴深厚的古风古韵,是一座从遥远的汉朝、走到明清、走到民国、走进二战烽火硝烟的古镇,是“滇缅公路”、“中印输油管”、“320国道”、“广大铁路”、“高速公路”等沿袭和传承的古镇。

远在汉武帝对北方大规模用兵时,为了夹击匈奴,寻找躲避匈奴而远迁西域的月氏国,汉武帝派张骞出访,不想,张骞带回的信息,在西域居然看到了四川出产的布和手杖等货物,汉武帝才知道,从汉朝版图的西南,原来还有一条可以绕开难以控制的匈奴与西域沟通,不为中原王朝所知的秘道,这条秘道就是通过云南驿这座古镇而过。

▲云南驿大门 杨源忠摄

汉元封二年(公元前109年),雄才大略的汉武帝“指求蜀身毒国道”,开发“西南夷”,设益州郡,在云南驿设云南县,并一路南征,最终开凿出从四川成都起,经云南驿至印度和中南半岛各国的“西南丝路”,又名“蜀身毒道”,唱响了“汉习楼船”的篇章和“汉德广”《河赕贾》的悲歌。随后蜀汉建兴3年(225年),诸葛亮率部南征又在云南驿设云南郡,唐代南昭国时期的宋代大理国时期又在云南驿设云南赕。在悠悠历史的长河中,四川蜀地、滇东及本地生产的丝绸等物品,就是用晃荡着悠悠铜铃的马帮,通过这座汉朝就建立的古镇,通过途径云南驿这条带有沧桑的古驿道而源源不断地贩运到东南亚诸国,沟通了内外地联系与交往。

▲云南驿古镇的茶马古道牌坊

也就是说,云南驿这个滇西著名的商埠驿站,既是滇西北郡、县、州、赕治驻地,又是中国历史上“丝绸之路”的中转码头,更是北进川藏,南入中原与东南亚、南亚、西亚各国友好往来的主要通道,并一直产生着巨大的影响。就是在民国7年,“云南县”改为“祥云县”以后,“云南驿”一名仍然保留至今。

▲静静地罩在淡黄夕阳中的云南驿石板路

如果说潺潺流淌的小河是故乡的母亲,那么云南驿的石板路就是故乡的灵魂。它是一条由草鞋和马蹄踏出来的路,是一条人生之路,商旅之路,走向夷方之路。当你亲身闲步在这一条当年繁华的古镇上,踩踏在上千年前过往马帮一点点蹭得发亮的一块块被岁月磨得光光滑滑的青石板上,看着那清晰地、默默无闻地躺在脚下的一个个马蹄印凹槽,就足以证明云南驿古镇这条写满南来北往的客商,马帮熙熙攘攘忙碌的繁荣景象的黯然古意,看着街两边独特风格的古建筑物形成的“三步两个店,百丈三座楼”(水阁楼、过街楼、贵月楼),民居、商铺、旅店、马厩等遗迹,还有雕花的木门,古朴的木格子窗,刻花的柱头,思绪早被它悠远古朴的意韵萦绕,仿佛听到遥远的地方传来的马帮悠远的铃声和走过这条古老街道上粗重的喘息,仿佛闻到了陈旧的马店里马粪的气味;

仿佛置身于身影重重的乡贤名宦、人流如潮、马帮如龙的曲回街道之中,看到了街两侧坐商宿店官办的、民办的土红色商家老店,柜台相连,店铺成串,老字号招牌高悬,马店良马齐聚,商贾贫民摩肩接踵,小摊小贩高声吆喊招徕,猴戏精彩,灵秀的媳妇肘挎小蓝走进布店,劳顿的马锅头擦着汗水坐进了叫卖声不绝于耳的茶馆、酒坊……当你站在古道边,追寻着,凝望着,聆听着,触摸着,你定会一次又一次地和过去、和旅游者的灵魂对话,一次又一次的遭遇心灵的震荡,去寻找前人为了生存,而奋争而跋涉的足迹。这也许就是这个古镇的最大魅力。

▲左为岑毓英公祠、右为杨玉科公祠

云南驿古镇还藏着清代同治年间,为云贵总督岑毓英和骁将陆路提督杨玉科而建造气势恢宏,单檐峭壁,结构紧凑,壮观雄伟的“岑杨二公祠”,“岑杨二公祠”宽敞的院落和门前的青石板古驿道互相呼应,展示着古代官僚显赫与威武的气势,记录云南驿这个弹丸之地在清朝时代承负的重要使命。

▲飞机掩体——机窝留痕

云南驿不仅是最早叫云南的古镇,还在世界上有很高的知名度。1929年国民党政府修建、扩建的重要的军事基地云南驿飞机场,在抗日战争时期,美国援华飞行大队——飞虎队驻守云南驿机场,担负保卫昆明、滇缅公路巡航、驼峰航线护航、为远征军运送兵源、为远征军缅甸作战和滇西抗战提供对敌空中打击的任务。其中,英雄莫尼中尉为了国际主义的大义,以青春、以生命和日本侵略者空战,舍身亡死,将短暂的生命熔铸成壮丽的诗篇的故事还在祥云大地传扬,那抹不去光荣和悲壮的纪念标志为后人缅怀、凭吊。

▲古镇文化走廊的魅力

抗日战争云南驿每天云集了美军军人、盟军军人和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员,他们在云南驿建立了“纽约村”、“美国红医院”等专用场所,有连续数十里的军事设施,在北棚设有仓库,板桥、戴家凹设有飞机修理厂,紫金山设有油库。古驿道上开设了中、西餐厅,华美餐厅、纽约餐厅。云南驿这个名字无数次地出现在各种反映“二战”的书籍、杂志中,在云南驿服役的盟军官兵,来自大洋彼岸的异域信函,收件人地址Yun nan yi China,“中国云南驿”,简略得再不能简略了。

▲云南驿机场旧址

总之,云南驿机场,对保证驼峰航线西线的顺利通过起到了至关重要的地位和作用,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为全民族抗日战争胜利立下不可磨灭的功勋。

▲经过云南驿的滇缅公路遗址

还有在中国西南自近代以来,最悲壮、最恢宏、最巨大的贡献关乎中华民族生存的生命线的“国际大通道”滇缅公路、用血肉筑起的伟大工程“滇缅铁路”和一条因战争而生的中印输油管,承载着世间万千变化,见证事物的无穷变迁,在云南驿古镇旁穿越而过,虽然它们渐渐湮没在历史深处,可它苦难、抗争、不屈、荣耀的历程,却凝聚着数代人的心结,悄悄地躲在记忆里书写着自己的永恒。

▲美国老兵和黄欢笑重返云南驿

▲莫尼中尉纪念标

有多少远古话题和村落、建筑,早就沉没在历史的长河里,唯有最早叫云南的云南驿古镇,历史在古镇留下了血脉里流淌的彩云、驿站、马帮、古道、抗战、家园因子,将一段长达2000多年永远也说不完的历史展示给人们。如今这个古老而又神奇的古镇,结合云南驿的文化、交通优势,以古镇为基础,历史文化名村和二战飞虎队、汉唐主体文化为脉络,在不断着力打造成成一个见证历史的特色旅游小镇。

最后,我写下了这首《云南驿古镇》的诗,以示对云南驿古镇的感动、传扬:

路面,淋过大汉的雨,铺过明清的霜,录下二战的史,马蹄窝里储存着马帮的文化。

驿站,青苔覆盖老墙,木门与岁月对视,野草醉饮甘露,窗棂挂满传奇,爷爷的烟锅青烟袅袅,奶奶的双脚踏碎月光,《赶马调》的旋律穿透村镇,酒士的叫卖声音韵悠长。

云南驿古镇,路面写满故事;驿站散发古色芬芳。

小贴士:云南驿古村落,地处滇西东大门,阡陌纵横、国道贯通,距祥云县城东20公里,是挟南方丝绸古道的交通要冲,是滇西著名的商埠驿站,既是滇西北郡、县、州、赕治驻地,又是中国历史上“丝绸之路”的中转码头。村内有省内保存最完整的茶马古道上最大的驿站,有紫金殿、白马寺、岑公祠、水阁、茶马古道、抗战时期美国飞虎队旧地及遗物,二战期间修建的云南驿机场,飞虎队用使过的机场跑道、“机窝”、美军指挥部旧址等。村内郊外亭台楼阁,雕梁画栋,典雅。青石板铺筑的千年古道穿街而过,百年老屋鳞次栉比,形成了古老而奇特的历史文化风貌。(图文作者:云南省大理州祥云县杨源忠 )